您現在的位置是:主頁 > 翡翠資訊 >

蟋蟀王的蟲趣人生

2020-10-10 10:00翡翠資訊 人已查看



      朋友蟋蟀王來訪,神清氣爽、說話咣咣響,一點都看不出是一位肺癌晚期病人。

')"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 MARGIN: 0px auto 10px; DISPLAY: block" border="0" src="/uploads/allimg/zgm/o84f928b4fc80d0d7143dd4424cf7b1f0.jpg">
      蟋蟀王一輩子喜歡把玩三樣東西:一是夏秋之際玩蟋蟀;二是平時把玩以翡翠為主的雜玩;三是喜歡和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鬼混。

      蟋蟀王從來不和你談什么境界、人生、茶道、神佛,他最感興趣的還是蟋蟀。從童年開始玩蟋蟀,一直到現在退休三年后,今玩了58年的蟋蟀,家藏蟋蟀蟲譜書籍20多本。年輕時代斗蟋蟀贏多輸少,50多歲以后斗蟋蟀,幾乎年年輸錢,直到近兩年夏秋之際,年年到山東德州地區、河北滄州地區收蟋蟀才明白,他這兩年斗蟲老是輸錢的原因,他不是輸給蟲,而是輸給人,更恰當地說,他輸給的是“土豪”。
 

')"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 MARGIN: 0px auto 10px; DISPLAY: block" border="0" src="/uploads/allimg/zgm/jf3ec7dffc310882d6e93daa95f020441.jpg">
     今年夏秋之際收蟋蟀,他看到一只好蟲,對方開價10萬,最后價錢談到3萬僵持的時候,來了一位同行,一看是條好蟲,就回頭對一位“腦滿腸肥”的大款說:“這是最近幾年難得看到的好蟲,收下吧?”大款說:“人家在談,不能違背游戲規則吧?”“他們沒成交呢?!薄岸嗌馘X?”“十萬!”“可不可以便宜一點?”“不行啊,這是條好蟲?!薄澳恰I下吧?!?/font>
 

')" style="TEXT-ALIGN: center; MARGIN: 0px auto 10px; DISPLAY: block" border="0" src="/uploads/allimg/zgm/j1b149353a93a73c60bc7d3259783ad8d.jpg">
        蟋蟀王本想發作,憑借自己身上十幾條打架留下的“光榮傷疤”,他根本不怕對方有多少人,因為他太明白,他只要一刀砍倒一個人,其他人必定害怕退卻。對方見蟋蟀王長得一副“土匪頭子”的臉相,頭發沖天,小眼睛兇光畢露,黝黑的眼角一道刀疤是再明顯不過了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,扔下2000元,表示歉意,打過招呼,藏好買下的蟋蟀,避開了。

       蟋蟀王畢竟老了,當對方扔給他2000元后,氣也就消了。事后他告訴朋友:“老子玩蟋蟀再能,也能不過錢。對方的陪客,一看就知道是玩蟋蟀的高手,高手+土豪,不輸錢才怪?!?/font>

       為此,蟋蟀王曾一度停職留薪,在花鳥市場租賃了一間很小的店鋪,賣點翡翠、雜玩,期望多賺點錢,來提升買蟲的檔次。無奈急于求成,翡翠開價過高,幾個月下來,很少有回頭客,生意清淡,甚至連房租也賺不回來,只好退出市場,重新回到中石油某加油站當站長,一直混到退休。

       蟋蟀王日常嗜好老三樣:抽煙、喝茶、上酒館。加油站附近有個花鳥市場,花鳥市場幾乎所有擺攤的都認識他,他天生似乎有一種魅力,那些人都愿意和他喝酒交朋友。蟋蟀王經常從這些花鳥市場朋友那里買貨,再賣掉,賺點小錢貼補貼補,他從不和我談翡翠,他說:“我知道玩翡翠,兄弟玩不過你?!彼?,他在我面前炫耀的是他身邊女人很多。一談女人,我就閉口,只好聽他亂吹。

         有一次,我忍不住激他:“你老兄這么點工資,還要養家糊口,做生意又不理想,哪來的錢玩女人?你以為現在的女人都是省油的燈,你想玩就能玩的嗎?就算是貧困地區來的女孩子,只要在上?;爝^一年半載,都成了人精,尤其是你厭惡發廊,認為那里的女人都是性病傳播者,你只喜歡良家婦女,良家婦女是那么好玩的嗎?”

        他笑了一笑,冷冷地反將了我一軍:“我不想讓你老兄破費,只是這個月花銷透支,口袋里錢不夠,你愿意花八百、一千,我把我玩過的女人請上一桌,你看行嗎?”這么牛?我倒要驗證一下他是不是吹牛,干脆就答應請他一桌娘子軍。

        酒桌上果然坐滿了一桌娘子軍,歲數最大的50多歲,最小的21歲,全部是美女。我一瞧美女們的神態,美女們面面相覷,都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都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一桌客人,除了我以外,就是“洪常青”和他的娘子軍。這牛哄哄的場景,讓我大感意外,我笑著對蟋蟀王說道:“在座各位女士們,你們知道嗎?蟋蟀王前生是干什么的呢?你們沒學過《易經》吧,我給這位仁兄卜過卦,蟋蟀王上幾輩子是當和尚的,幾輩子沒碰過女人,所以呀,這輩子轉世投胎,閻羅王讓女人都回報他啦……”接著就是一陣會心的哄堂大笑。

        我心里還是覺得詫異,你老兄在女人身上就算人均花費二、三萬,至少也得三五十萬,再便宜的女人,也需要成本啊,加上你蟋蟀王長得那副土匪德性,怎么可能不要錢白玩女人?蟋蟀王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,笑著對一桌娘子軍說:“今天我這位朋友是珠寶專家,他不僅是學院派專家,也是正宗的實踐派專家,我請朋友給你們鑒定和評估一下你們身上的珠寶價值,聽了以后你們就知道,給你們的翡翠太值錢啦,你們發啦?!?nbsp;

        娘子軍幾乎人均一個翡翠手鐲,人均一塊翡翠掛件,都是通透帶翠的翡翠,外行一看都羨慕得流口水,讓我這位“翡翠專家”評估價值,那還要評估嗎?我根本看也不用看,心里明白了蟋蟀王為什么這么有“魅力”、這么有女人緣的根本原因了。
 
         那天,蟋蟀王請我到花鳥市場看一塊翡翠。無意中看到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很親熱地抱住他的腿,蟋蟀王抱起小男孩親了又親。再看小男孩的臉,讓我大驚:簡直就是蟋蟀王一個磨子刻出來的,小眼睛、黑皮膚,太像蟋蟀王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蟋蟀王笑著和我說,這是他和花鳥市場一個攤販年輕老婆不小心生下的男孩,本想裝糊涂,沒想到小男孩越長越象我,想賴賬也不可能的了。攤販的老公找我想撒野,被我用“兩個頭”制服了:一個叫“拳頭”,一個叫“甜頭”。
 
        蟋蟀王嘆了口氣,這年頭拳頭硬的人真的很少,絕大多數都是棉花拳頭,孩子他老爸不爭氣,結婚三年沒孩子,是我幫了他的忙,不感謝我倒算了,還叫了一幫人來找我算賬,結果第一個沖上來的愣頭青,被我一榔頭,頭上敲了個洞,鮮血象水龍頭一樣往外沖,其他人竟然嚇傻了,一個個求饒。那男孩他爸,不中用的男人,我榔頭一舉,就怕了。如果不是看在這男孩的面上,我早就一榔頭下去了。他們被我鎮住了,報個屁案!事情結束后,到醫院包扎一下,再給2千塊,還感謝我大恩大德呢。
 
      我笑道,這樣類似“野生”的孩子,你還有嗎?蟋蟀王笑道,在山東、滄州還各有一個,都是男孩。真是奇怪,偷偷摸摸生的,都是男孩,自己光明正大結婚生的,卻是女孩,暈。

     我有點詫異:你的負擔不輕啊,在外撒了這么多的種子,而且都發了芽,每月支付撫養費也是不小的一筆開支呀。

      蟋蟀王無奈地說:我也想付點撫養費,但沒錢也沒辦法啊。有錢就給個三百五百,沒錢只能拉倒。     

        翡翠市場用B貨騙錢,使得B貨臭名昭著,但用B貨騙取女人,尤其是外來妹的歡心,確實是高招。這一刻,一下子往事如煙:
        蟋蟀王曾有一次要買一克拉的鉆石。我正疑惑,蟋蟀王笑道,我哪里有錢買克拉鉆給女人,但喜歡一個女人就要滿足她的愿望,錢多花錢,錢少動動腦筋,買一顆八心八箭的鋯石,做一枚克拉鉆戒,再找一張正規的國內的鉆石鑒定證書,這樣女人就可以歡天喜地了。

        找一顆八心八箭國外進口的一級鋯石,對我來說小菜一碟,對蟋蟀王來說,一時還真不知道方向。上海許多珠寶加工店里確實有賣,但那種鋯石太差,屬于“梧州貨”,不是“深圳貨”,我滿足了蟋蟀王的要求,干脆送十顆這樣的一級鋯石給他。在“心箭桶”下觀察,“八心八箭”太完美了。他如獲至寶,開心地笑道:“還是你老兄仗義”。我笑道:“我無意中變成了你泡妞的幫兇啦?!?/font>
 


        前兩年蟋蟀王患肺癌住院動手術,我到醫院探望他,面對圍著病床的大半床鮮花,他有點苦澀地笑道:“女人很浪漫,都送鮮花,頭都大了?!蔽倚Φ?“這叫一報還一報。你送B貨,她們送鮮花,都是千里送鵝毛,禮輕情意重。我和你老兄是老朋友,不送鮮花,送點現金吧?!彼袂樗坪跤悬c動真情了。

        這老兄在病床上查閱自己肺癌的壽命,不看則已,一看悶住了:國際醫學專家在書中寫到,蟋蟀王肺癌的類型,多則活半年,一般3、5個月就得對人世拜拜,只有萬分之一的人可能活3年。短短兩個星期不到,病床左右同類型的病人,一個個都與蟋蟀王“拜拜”,先走一步,對照“國際醫學權威”的書籍,蟋蟀王胸悶了五分鐘,決定“管他媽的”,明天開刀,今天煙照抽,活100歲也是個死,活60歲也是個死,就是死了,也不冤枉,別人一輩子被一個老婆吊死,老子這輩子有幾十個良家婦女的“老婆”,沒有一個是“發廊”臟兮兮的娘們,夠本了,先享受人生再說。

        蟋蟀王面相最大的特點是“耳垂”超大。如此耳垂屬于典型的命特別硬的相格。半個月后蟋蟀王來電話說,他出院了,手術不成功,胸腔一打開,馬上又給縫上了,醫生一看叫什么“粘連”,不能切除病灶,建議蟋蟀王“聽天由命”。

        蟋蟀王自己亂配中藥吃,前些天去醫院復查,醫生驚訝地說,蟋蟀王肺癌不見了。蟋蟀王分析有兩種可能:一是醫生誤診,我當了試驗品了;二是自己亂配中藥吃,有可能“瞎貓碰見死老鼠”了。管他娘,活一天就要享受一天,今年夏天,蟋蟀王又跑到德州、滄州去收蟋蟀去了。

        蟋蟀王在酒桌上說道:“人生病,一大半是被自己嚇死的,你擔心就能不死嗎?越擔心死的概率就越高,也別太相信醫生,完全相信醫生,死得更快?!?/font>
 


        有朋友覺得奇怪,認為我這類“文人”怎么會有雜七雜八的朋友?其實,有朋友能夠想到你,經常來品品茶,喝點小酒,從不同人生中汲取生命的感悟,何嘗不是精彩人生的組成部分呢?上能夠和高人對話,下可以和臭蟲蟑螂連接,許多一輩子不得志的“高人”,在民間就是“怪人”和“奇人”,腦子太聰明,正道用不上,就只能在奇門左道上“宣泄”出來。

        蟋蟀王的人生,又豈是普通人所能做得到的呢?他的工資在上海地區屬于非常低,一般人連養家糊口都不夠,別說如此“瀟灑”人生,其旁門左道的收人比工資多得多,腦子也夠用,膽子更大,在人世間的樊籬中穿梭有余,這也是一種謀生和快樂的本事。

        是龍,就要飛翔;是蟲,就要歌唱。

    

     

相關文章

在線鑒定(不用登陸、免費鑒定)

請在下方填寫你的問題,詳細描述你要鑒定的東西,尺寸多大、有沒有雜質、裂、紋、破損等情況。

  • (←添加圖片)

拍照要求:
1)去掉玉器上的包裝,戴在胳膊上的鐲子要取下來;
2)在室外的陽臺、樹陰下拍照,太陽光不能照射;更不能在室內拍照,燈光會導致玉石變色;
3)圖片必須清晰、明亮,和實物一模一樣,最少3張圖片;

最新問答
拾柴排列五软件免费下载